首页 >>  学习园地>> 艺术长廊
《大国利剑》第五章第13节 飞虫
发布时间:2019年2月20日  浏览人次:43次
 “是谁说非洲都是沙漠的?是谁说非洲渺无人烟寸草不生的?是谁说非洲方圆几百公里连只蚂蚁都看不到的?回去我要好好收拾他!”队员刘日一边用手扇着脸上不断飞扑过来的虫子,一边心里恨恨地想。

  队员刘日正在站哨,是营区西侧海边最高的三都哨。哨位高有哨位高的好处,白天虽然热了一些,但是晚上享受着海面上吹过来的习习凉风,倒也舒适得紧。倘若不是虫子多了些,也算得上是个观赏风景的好地方。可惜虫子实在太多!

  营区周围杂草丛生,偏偏蒙罗维亚又是雨都,三天两头的下雨,积攒在地上的雨水无路可去,都悄悄躲到了草丛里,成为了虫子们的世外天堂。

  蒙罗维亚白天炙热的天气给了虫子们充分的休息时间,它们在浓密的草丛里一边享受着污水带来的清凉,一边在密谋着晚上的狂欢盛宴。当血红的落日在自由港边恋恋不舍地沉入海平面时,虫子们整装待发,蠢蠢欲动,有些个已经按捺不住,盘旋在防暴队营区的周围上空了。

  刚开始仅有几个,慢慢地,大约是觉得法不责众,聚集的开始多了起来;当太阳完全沉没到大西洋后,随着“嗡嗡”的一声号令声,成千上万的表演家从草丛里扑了出来,加入到这场夜晚的狂欢中,一时间,路灯下、板房中、哨位上、帐篷里,到处都是表演的舞台,到处都是狂欢的天堂。

  然而对于防暴队员们来说,这场虫子们的狂欢却是如此令人讨厌!且不说密密麻麻的让人看了心生厌烦,身上起了鸡皮疙瘩,而且这些虫子们大多在国内都看不到,都不知道是什么鬼来着,谁知道有没有毒性?会不会传染?早些时候还没有来到任务区,维和培训中心的教师们就跟队员们提醒过,非洲任务区最难防的疟疾病原体,就是靠蚊子的叮咬进行传播。而蚊子,也仅仅是这成千上万虫子中的一种,还有没有可能其他虫子带着病原体,或者甚至就是其他的病毒,谁都不知道。刚进任务区那会,营区周边有个本地黑人的施工队,住宿的地方与防暴队营区很近,本地黑人大多晚上不喜欢穿衣服,赤裸着上身围坐在一起,这样就成为了虫子们叮咬的对象。听说在施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就发生了十多起疟疾。抵抗力如此强悍的本地人尚且如此,刚来任务区不久的队员如何能抵抗得住?所以那段时间,队员们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,惶惶不可终日,生怕被虫子咬了,晚上睡觉都是和衣而睡。晚上站哨、执勤的队员则一律防蚊帽、皮手套、高帮作战靴,把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蚊花露水随身携带,不到5分钟就喷洒一次。后来随着自由港新营区建好,国内的海运物资抵达,手里有了大量的医疗物品,开始进行全营区的消杀,每天准时三次,先是喷雾器,后是发烟枪,浓烈的农药味和刺鼻的浓烟如同乌云般笼罩在营区上空,这才使得虫子们稍稍收敛了些。

  有句名言说得好,与天斗其乐无穷,与地斗其乐无穷,与人斗其乐无穷。虫子们似乎也深谙这句名言,它们与中国防暴队员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。在历经了前期消杀的“三板斧”之后,它们开始改变策略,不再盲目地冲进营区,而是有选择地进行密集侵袭,比如雨后,猛烈的暴雨能够把消杀药品的功效冲刷得干干净净,这是最适合进攻的时机。

  现在刘日就正好遇到虫子们密集冲锋的时间。有小的虫子,一点点大,能敏捷地畅通无阻地在防蚊帽之间来回穿梭,爬到脖子上后,过山车一般往背部、腹部滑下去,让刘日痒得有力无处使;有大的甲壳虫,坦克一样,身体尽管笨拙无比,却像不怕死的勇士一样,横冲直撞,冷不防撞到刘日的脸上,慌里慌张的喷出一股毒雾后迅速逃逸;有长得美丽妖艳的飞蛾,带着一身的风尘,轻轻地停留在防蚊帽上,恍若前世的情人般在鼻息间流连,若不经意吸入它身上的粉尘,会让人鼻子发痒过敏,大大地打一个喷嚏,内心里思咐:是谁又在思我念我了?

  夜色再深一点的时候,营区外面灯火开始昏暗下来,除了自由港在连夜卸货的万吨巨轮外,周边一片漆黑宁静。这样的夜晚是适合小偷强盗们潜伏在营区周围伺机进行盗窃活动的,所以为了增强震慑作用,刘日把探照灯打开了。一束强劲的白光瞬间划破夜的寂静,利剑一般射向茂密的草丛中,暗夜里的黑影在强光中无所遁形。摇曳的灯光驱散了埋伏在草丛里的魑魅魍魉,却引来了更多的虫子们!虫子们天生的趋光性,让它们对探照灯充满了好奇,不断围绕着灯光飞来飞去,似乎一群好奇的天文学家在研究太阳。

  成群的虫子占据了小小的岗哨亭,逼得刘日往后退。他从旁边的凳子上拿起准备好的杀虫剂,往灯光处一喷,瞬间掉下了一层的虫子尸体。虫子们的进攻有些受阻,但也只是一小会时间,探照灯散发着无尽的魔力,引诱着虫子大军纷纷起舞。不多会,刘日手里的杀虫剂就用光了。无奈之下刘日点起了蚊香。其实点蚊香是个下策,清凉的海风让蚊香燃烧得非常快,且烟雾都往营区方向吹走了,只留下淡淡的一丝味道,对虫子们而言,更像是晚宴中的香水味,丝毫阻止不了它们前赴后继的步伐。

  眼看着可用的“武器”都用上了,仍然阻挡不了虫子大军的狂舞,刘日索性放弃了——与其把心思用在与虫子的斗争上,还不如集中精力放到营区周边的侦查上,毕竟虫子的威胁是有限度的,外敌的潜入才是致命的!

  忽然,刘日感到脸上一阵发痒,下意识地用手拍了一下,一只虫子“吱”的一声在刘日蒲扇大的巴掌中呜呼哀哉了,尸身顺着防蚊帽掉落到地上,只留下了一滩绿色的粘液糊在刘日脸上。刘日感到脸上被烧伤了一般灼痛,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清凉油涂抹起来。

  这场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的人虫大战,双方都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,天亮的时候,哨位上落下了厚厚一层被杀虫剂灭掉的虫子尸体,而刘日的脸上也烙下了一道长期消散不退的伤疤——每次洗脸的时候,摸到这道伤疤,刘日都会想起夜晚与虫共舞的艰难维和时光。

  与刘日相比,队员李细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李细敏是防暴队的战斗员兼炊事员,除了站岗执勤外,他更多的精力是放在厨房里,每天和洪李春、张金超、王承浩、李志几名同志一起,努力把为数不多的食材尽量做成可口的饭菜,供队员们享用。“饭菜也是提高战斗力的重要途径。”这是李细敏的口头禅,在防暴队里,他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,传说光是土豆他就能有三十多种烧法。正是因为有了李细敏等炊事员,维和队员们才能保证在艰苦的任务区肚子吃饱——吃好是种奢望,没人敢想。

  可是没想到的是,就在忙碌了快一年,回家的日期指日可待的时候,李细敏却出事了!

  他被一条虫子狠狠地咬了一口!

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。当天上午,李细敏拿着一筐土豆正准备削皮,但突然发现太阳很大,在经过漫长的雨季之后,蒙罗维亚进入了旱季模式,每天太阳毫无遮拦地在天空中肆虐,阳光晒在队员们的身上像针刺一样疼痛。李细敏估摸着要是在太阳底下把这一筐土豆削皮完成,肯定得中暑。于是他把土豆搬到了一颗芒果树下。营区里几颗芒果树很大,树荫底下正好可以遮挡住毒辣的太阳。正当李细敏在全神贯注地给土豆削皮的时候,发现脖子上痒痒的,他以为是汗水,伸手抹了一把,没想到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。李细敏心里一惊,暗道不妙,脖子上马上传来了一阵刺痛。他用力一甩,竟然掉下来一条手指大小、浑身长满黑毛的毛毛虫。李细敏抬脚把虫子碾死,脖子上的刺痛感却越来越强,身上开始往外冒汗。李细敏感觉情况不对,赶紧用手里的对讲机呼叫随队医生毛君来。

  还没等毛君来听清楚李细敏的情况,对讲机那头就没了声音。毛君来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,背上医药箱往厨房冲去。还没到厨房,就在边上的芒果树下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李细敏。毛君来把李细敏扶起来一看,心里也是大吃一惊:只见李细敏牙关禁闭,呼吸微弱,面色发白,全身发烫,脖子上一大块红斑肿块。毛君来赶紧把李细敏衣服撕开,扛在肩上就往一级医院跑去。

  听到有队员受伤,徐晓伟、黄侃、王侣仁等队领导马上赶了过来,并指示朱均、毛君来等医护人员实施抢救。在经过一番抢救后,李细敏才慢慢呼吸平稳下来。

  “估计是被这小虫子咬的吧?”后勤分队的梁飞用纸巾包住一条被踩扁的小虫子递给大家看,看了半天,愣是没人认识这是个什么玩意。

  徐晓伟脸色凝重,吩咐黄侃和王侣仁:“马上通知,以后芒果树下作业,一定要做足安全措施。”同时转过头来对朱均和毛君来说:“马上组织对营区的数目进行消杀,坚决不给任何虫子生存的空间!”

  幸亏,在朱均和毛君来的精心医疗下,李细敏逐渐恢复了身体,只是每次看到虫子,他心里都暗暗提醒自己,还是得注意,虫子惹不起啊!
文章来源:中国长安网
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榆 树 市 委 政 法 委 版 权 所 有
联系地址:吉林省榆树市府前路    吉ICP备14002968号-1
邮编:130400 邮箱:zhengfawei413@163.com
(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)